带着WiFi修仙 第四十四章 大局,定!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南宫正手持鬼头连环刀与裴俞的龙头精钢拐杖碰在了一起,两人身体周围都出现了一个虚状的圆形真罡,不断的对碰冲撞,罡风四溢吹得衣袍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“南宫正疯了!”

    裴俞有些恼羞成怒,他修为本比南宫正精纯的多,可这南宫正像疯了一样,不要命的猛攻,让他不得不被动防守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南宫正那鬼头连环刀也让他忌惮,那把刀上的金环似乎带有微弱的摄魂功能,不断的干扰他,已经具有一丝灵器的威力了。

    南宫正彻底疯狂,场中的情况他早已知晓。

    儿子死了,火云宗完了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裴俞!”

    他一声怒吼,灵力猛催,压着裴俞不断倒退。

    “南宫正,你以为二十五年前你妻子儿女被杀凶手是寒玉门,其实大错特错,凶手是武家!”一旁的裴玉娘看战况胶着,一声娇喝。

    南宫正双目圆瞪,盯着裴玉娘,又看向同样在激战的张胜尧。

    “南宫宗主,莫要被他们欺骗啊!我们联手杀出去,让武家灭了两派,替火云宗死去的弟子报仇!”

    张胜尧早就慌了,他一开始就想逃,可木元子跟宫保不要命似的一直缠着他,让他根本走脱不了,关山遥卫庭加入战局后,他更是也变得手忙脚乱,如果南宫正再败了,他绝对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至于二十五年前那桩血案,正是他奉命带着人伪装成散修做的,目的也和周腾分析的一样,就是为了介入火云宗。

    裴玉娘大声喝道:“南宫正,你想想,二十五年前,武莺嫁给你的时间点,还有武家前前后后的反应,你难道还不明白!”

    交战中的南宫正双目急摆,整个人战栗,经过裴玉娘一提醒,二十多年前的诸多疑问突然都有了答案!

    他与武莺的邂逅,以及日后武家对火云宗的大力支持,还有武家的意图,这种种的种种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正悲恨万分,癫狂大笑,气息也在攀升,手中大刀锐气冲天而起,压的裴俞再次倒退。

    裴俞咬紧牙关,同样拼尽全力,他知道南宫正已是强弩之末,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料,南宫正一阵狂劈猛攻后,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。

    渐渐地,僵持的局面出现变化,鬼头连环刀由压制状态慢慢被反制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裴俞灵力猛得一催,南宫正刀飞人退。

    裴俞乘胜追击,手中龙头拐杖爆射而出,正中南宫正胸膛。

    南宫正跌落在台阶上,胸口处深陷,披头散发,连连吐血,已是待死之身。

    裴俞缓步上前,龙头拐杖直指南宫正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嗬荷荷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正吐血凄惨道:“裴兄,我能……不能求……你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裴俞冷冷道。

    南宫正努力撑了撑身子,喉咙咕咕作响,道:“放过……我夫……人……!”

    裴俞复杂的看着他,“行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南宫正惨笑,而后身体一颤,直接断了自己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嗡”的一声,一块令牌直接从南宫正手上戴着的储物镯中飘出。

    那是火云宗宗主令牌,也是聚灵阵禁制的钥匙,有了这令牌才真正算得上火云宗的宗主。

    裴俞一把抓过,示意裴玉娘过来。

    裴玉娘没犹豫,立刻掠至,从裴俞手中接过令牌,灵力缓缓渗入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令牌微震,裴玉娘心有所感,抬头往上峰顶那冲天而起的聚灵阵,一股奇妙的联系已经建立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旭阳仙子都看着,并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等裴玉娘完成认主,裴俞龙头拐杖一横,加入最后的战局。

    张胜尧早就已经是苦苦挣扎,见裴俞杀到,更是惊恐万状,连忙喝道:“裴俞,你这样做,难道就不怕得罪我们武家吗?”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他也只能把武家搬出来看管不管用。

    “武家,嘿嘿!”

    裴俞冷笑,老实说他确实有所忌惮,但就像周腾分析那样,万象洞天已经骑虎难下,不得不跟寒玉门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跟武家彻底翻脸,就不可能让张胜尧活着离开。也不再废话,龙头拐杖抡圆,带着阵阵罡风杀向张胜尧。

    木元子四人立即退开一旁,守住几个方位,防止他逃跑。

    张胜尧目眦欲裂,他虽然也是筑基巅峰,但和裴俞这种踏入筑基巅峰几十年的强者相比,差距太明显。

    他只能边战边逃,拼死逼来裴俞后,身形一展,从峰顶一冲而下。

    木元子四人早就虎视眈眈,见他想逃,手中兵器一甩,组成一道攻网,张胜尧只能回防。

    一停一阻,裴俞身如鹰隼,龙头拐杖从天雷霆劈下。张胜尧仓促下举起白骨棒相迎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杖棒相交,罡风吹的尘土飞扬,四周的干草小树也被吹的飞入空中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裴俞身在半空,灵力狂涌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白骨棒碎裂,整根拐杖凌厉砸向下方的张胜尧。

    张胜尧亡魂皆冒,想要躲开,可双腿因为对抗早已深入地面,一声惨叫,直接被砸在地面,整个人半个身子都塌了,双目大瞪,死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“赢了!”

    两派幸存的修士如释重负,张胜尧的死就代表着这次战争的真正胜利,他们站在同伴还有敌人的尸体中间微笑着,活着真好!

    “赢了!”

    旭阳仙子深深的舒了一口气,这股压抑从他父亲赢司去世一直憋到现在。

    赢了!真的赢了!寒玉门保住了。

    喜悦的同时,脑海中又自动出现了周腾的身形,这一切,都是那个男人促成的。

    两派高层短暂交流,其他弟子开始全面搜山,诛杀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泰常山带着数十名弟子直扑火云宗山下不远的火云城。

    等到天光大亮,火云宗八座山峰已经全部被扫荡了一遍,山下的火云城也已经被控制,数百年的火云宗易主!

    大局,终定!

    两派高层齐聚火云殿,迅速按照之前的战略进行防守,卫庭关山遥则带着部分修士直接赶回各自的门派镇守。

    而裴俞等人则留守火云宗,等待府城那边增援,同时加强戒备防范武家的反扑。

    万象洞天,别院!

    贏荡走来走去,时不时看向院子外守着的火云宗弟子,样子烦躁无比。

    房内,周腾手握灵石正闭目修炼。

    这次来,虽凶险万分,可同样,收获也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杀朱木,杀南宫雨,再加上从乌江云身上搜出的储物镯,林林总总加起来,灵石有二百五十块之多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亲传弟子几年配给的额度,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!

    连他都不得不感叹这种途径资源来的最快,难怪修真界打打杀杀的事情那么多。有了这些灵石,短时间修炼就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良久,收了周天,理了理衣服,出了房门,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,轻松无比。

    两年多接近三年,他都从未从此轻松过。

    从他刚一进入寒玉门开始,就知道张云海是卧底,而后更是被徐成朱木两人暗杀,接着的两年内无时无刻都得警惕着。

    说实话,那种生活他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两年多来,他也一直深居简出,很少与寒玉门其他弟子交流,也没有朋友,仿佛不是寒玉门弟子一样。

    他对寒玉门也没什么感情,特别是那些内门弟子,更是把他当作仇人一样看待。

    就比如黎侯两人行刺那晚,他早就通过系统知道在碧寒小筑附近有两位内门弟子监视着,可出了事,那两名弟子根本无动于衷,这让他寒心,也更坚定了他要离开寒玉门的决心。

    现在,朱木死了,徐成也死了,不出意外的话,等两派攻下火云宗,自己得到筑基丹就直接离开青山府。

    去哪?他还没想好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太大,广袤无垠,他哪都想去,但又没有实际的目标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说目标,倒是有,那就是修仙,也许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金丹修士,也许有一天也能御空飞行。

    也许,说不定能回到地球!

    看了看天空,他摇了摇头,想的太远,朝院子内贏荡招了招手,“贏荡,你会下棋吗?”

    “下棋?”

    贏荡正愁没人解闷,走了过来,“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也是闲着,陪我下两局吧。”

    周腾也不等他拒绝,招来火云宗的弟子,找他们拿棋具。

    火云宗的人倒是客客气气,有求必应,连忙去取。

    等棋具取来后,周腾让他们摆在长廊通风处,又让火云宗的人沏好了茶。

    贏荡也不客气,执白子先行,落完后,趾高气扬的看着周腾,“周师兄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腾笑了笑,捻起黑子随意落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一来一往,棋盘上的黑白棋子交错,周腾看着贏荡的眼神都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贏荡的下法虽然看起来有些杂乱无章,像是新手一般,可往往有可圈可点之处,这让周腾惊讶,故意让出生机。

    纵使这样,最后的结局还是贏荡的“大龙”被斩杀,周腾赢了此盘。

    贏荡抓起一把棋子掷在棋盘上,“不下了,烦死了!”

    周腾苦笑,不过却还是惊讶贏荡的天分,现在想想,这败家子不务正业可修为却是筑基后期,天赋真的惊人。

    收着棋子,开口劝道:“贏荡,其实你的天赋不错,努力一把说不定没几年就能突破成为筑基修士。现在两派联姻已成,你也算成家立业了,是时候担起寒玉门的重责了。”

    贏荡身子后仰靠着椅背,双手负于脑后,轻笑一声,“周师兄,筑基修士有什么好,朱木师兄不也是筑基修士,还有火云宗的南宫雨等人,还不是照样身首异处,他们确实天赋惊人,可却不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那些凡人被修士视为蝼蚁,他们寿命短暂平庸至极,可他们却能好好活着,甚至能够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反而是我们这些自诩修仙者的修士,不管是练气期,筑基期,甚至金丹高手,或者御空飞行的元婴仙人,又有几个能寿终正寝的,整日不是你杀我,就是我杀你,提心吊胆,活在战战兢兢之中!

    你说,谁才是聪明人,谁才是真正的蝼蚁草芥?”

    周腾一怔,手中动作停了下来,认真的盯着贏荡!【悠然书苑:www.yoyouo.com】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